李超然试训美国橄榄球职业大联盟 细述亲身体会

NFL训练比赛,一开始很不习惯的是他们的休息方式,都是单膝跪地,用手撑着球或者头盔休息。我刚去的时候不知道,训练中教练宣布休息时,我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然后发现周围的队员们都是单膝跪地,挺奇怪,我也赶紧起来学他们的样子。不过还好,我坐下来的时候也没有人来说我,呵呵。但是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为什么他们是那样休息的。

刚接触NFL时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穿上那套盔甲,一定非常帅!记得第一次带上NFL的头盔是2006年11月,在科隆,当时没想到东方人和西方人的头型不一样,头盔经常会卡在头上,每次摘戴时都要用润滑剂。

不过能穿上全副武装的NFL战袍我还是挺激动的,记得特别清楚的是在美国的一次集训时首次穿上全套武装,我激动得连踢球的动作都有些变形了。

小时候我的体质特别弱,总是不停感冒。后来我爸爸说:“不如送他去踢球吧,把身体练好!”那是1991年,我才9岁。没想到,这样踢着踢着就继续下去了。3年后国内开始有了联赛,我就是这样一路走下来,终于踢到了职业队。2001年我回到青岛,加入海利丰队,那一年随球队一起获得了甲B联赛第三名。2003年春天,主教练殷立华正打算带着我们完成新老交替冲击甲A时,我却因为没有通过YOYO体测不得不离开足球。

离开足球后,我进了北京体育大学,专业是运动训练。在那里我遇到了李春满老师,他常说每个人都应该努力把事情做完美,同时还要试着去尝试新的东西。2006年NFL派人到我们学校挑选踢球手训练营的苗子,我很顺利地进入了北京地区训练营的大名单中。那个时候,我对橄榄球的理解仅仅限于小时候在ESPN看过的十多分钟比赛,对橄榄球也挺犹豫的,不过还是李老师那句“要试着尝试新东西”提醒了我,让我下定了决心。

2007年1月,NFL安排我去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坎帕湾海盗队接受训练,因为签证问题得等到3月才能走,等签证那一个多月特别难熬,心情也不好,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我爸怕我一个人会出什么状况,就不工作了,每天陪着我去健身房练力量、去体育场练踢球。青岛的一、二月份还挺冷的,爸爸就陪着我在城市里到处找适合练球的练习场。后来,我们找到了一个空旷的体育场,场上有3根旗杆,高度和美式橄榄球的球门区差不多。我爸把球摆好,然后在我踢出去后再跑很远把球捡回来。2007年7月,结束了在海盗队的训练比赛回到国内,8月到美国奥克兰突击者队进行10天的试训。中间一个月的时间我回到青岛,又开始到处找场地练球,还好学校都放暑假了,加上年初那次找球场经验,我还是能保证每天都训练,你看我比7月那会儿是不是壮了很多?

在国外最大的困难就是买东西的时候不会说话,我英语水平听还可以,简单的交流也还

凑合,但是去超市买东西就有问题了,要买的东西都不会说,还好我带了个文曲星去,每次买东西之前我就先在文曲星上查,然后再去买,也不跟售货员多说一句说,交钱就走。在国外训练比赛,因为有NFL和各个球队的安排,所以在吃方面我一点都不用担心,而且,我还是很适应西餐的,吃得惯,偶尔自己会跑出去买肯德基麦当劳这些快餐吃。回国一个多月,天天吃中餐,现在都很怀念西餐了。

这个月13号我刚从奥克兰突击者队试训回来,这个训练营是带有选秀性质的,我挺希望成为球队中的一员的,不过这次的训练还有结果要到9月份的时候才能公布,所以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我在奥克兰突袭者队里都做了些什么,等9月份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了。但是可以说的就是,如果这次训练我没有获得机会的话,接下来我可能会去墨西哥等有橄榄球联赛的地方继续锻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