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体育日报

一度以3比0遥遥领先的利物浦,最终却被塞维利亚依靠一记绝杀将比分扳成3比3。面对本周欧冠小组赛这样一个戏剧性的结果,很多人的第一反应不是帮着利物浦计算出线还需要多少分,而是回忆起12年前的“伊斯坦布尔奇迹”。当时利物浦曾在0比3落后局面下实现惊天逆转,如今却体会到了昔日AC米兰在痛失好局之后的那种遗憾。

尽管一场小组赛所具有的价值无法与欧冠决赛相提并论,但这两场由利物浦转换角色参与的3比3,还是论证了体育世界中的“人品守恒定律”,也就是当你以某种方式取得成功之后,接下来也可能以同样的方式遭遇失败。

去年征战NBA季后赛的金州勇士应该对此深有体会,当时在西部决赛中,他们在1比3落后的情况下,最终以4比3的总比分淘汰俄克拉荷马雷霆,创造了分区决赛中的逆转纪录。可是在之后举行的总决赛中,勇士自己同样没能把握住3比1领先的绝佳机会,结果又创造了总决赛的逆转纪录,只不过这次他们变成了被逆转的对象。

继续回到足球领域,在世界杯历史上,1966年决赛中的英德之战被认为是争议最大的比赛之一,至今仍有无数人争论赫斯特的那脚射门究竟是否越过了球门线年世界杯的八分之一决赛中,正是由于兰帕德那脚已经越过球门线的射门被误判为无效,德国队才得以将英格兰队淘汰出局,与当年的决赛结果现成鲜明反差。

由此可见,体育世界中不太可能出现谁永远占便宜或者谁永远吃亏这样一边倒的局面,“风水轮流转”才是普遍存在的常态。你用来击倒对手的技术,也可能被下一个对手用来击倒你,谁都难以垄断所有的取胜方式。

或者换个角度看,暂时的挫折也不会成为世界末日,只要继续参与,就总有机会转换角色成为胜利者。比如对于意大利队来说,六十年来首次被淘汰出世界杯决赛阶段固然是坏消息,但又何尝不能成为“攒人品”的起点?

不妨看看更早些时候的法国队,在1982年、1986年两度进军世界杯四强并于1984年获得欧锦赛冠军之后,高卢军团在1990年代初期一度陷入低谷,接连缺席1990年和1994年两届世界杯。可是等到他们在1998年回到久违的世界杯赛场时,随即捧起了球队历史上的第一座大力神杯。

当然,所谓的“人品守恒定律”,不是说只要出现低谷之后就可以躺着等待高峰的到来,在转换角色的过程中,必定还需要付出无数的努力。但可以告慰意大利队以及其他暂处低谷人士的是,既然最糟糕的一幕已经降临,未来再差又能差到哪里去?包括在2005年输掉欧冠决赛的AC米兰,两年之后就从同一个对手身上拿回了大耳朵杯。可见实现角色转换,有时真的不必等太久。

第93分钟,一度落后三球的塞维利亚追平了比分,全队齐刷刷跑到教练席,跟主教练贝里索流泪庆祝。

但凡大逆转的比赛,中场休息时,落后一方的更衣室里,总少不了主教练慷慨激昂的长篇演讲。但塞维利亚主教练贝里索却只用平静的语气说了一个短句。

下半场,塞维利亚的表现再一次证明了一件事:足球不只是战术和体能这些硬件能够左右的运动,精神力量和顽强的斗志可以创造奇迹。

说到斗志,不能不提巴西小城球队沙佩科恩斯。去年,他们在比赛途中遭遇空难,22名一线队球员罹难,只有三人幸存。之后,巴西足协提出给予该队三个赛季免于降级的权利,但却遭到了拒绝。

在过去,沙佩科恩斯通过数年间从第四级联赛升至顶级联赛并闯入南美杯决赛,向全世界展现了足球的力量。现在,他们仍在继续向全世界展现这种力量。正如利物浦传奇主帅比尔·香克利所说的,“足球不是生死,足球高于生死”,生命会终结,比赛还会继续,足球既是现实生活的高度浓缩,也是它的无限延伸,是一切看似不可能的梦想的坚固载体。

有人可能会说,塞维利亚赢球还是靠着球员本身的实力,沙佩科恩斯保级,不能排除那些无欲无求的中游球队“放水”帮忙。这些说法,客观上看或许没错,但是也决不要小看了隐瞒病情玩命工作的主教练,和“团灭”之后顽强重建的球队给他们身边的人乃至这项运动提供的精神力量。他们的坚强付出,足够配得上赞美。

还记得阿比达尔吗?完成肝部肿瘤手术短短50天后,他就在欧冠半决赛中登场。虽然只是象征性的第90分钟上场,但诺坎普却在赛后把最响亮的掌声献给了他。

这只是一场温情秀吗?不见得。巴萨在那个赛季多灾多难,伤兵满营,就像瓜迪奥拉说的那样,阿比达尔的复出经历,极大地鼓舞了球队的士气。

附加赛不敌瑞典无缘俄罗斯世界杯,意大利青训骤然间千疮百孔,不堪一击,俨然全欧最差——错!说意大利青训差,那是和西班牙德国法国比,和自己的黄金时代比,四届世界杯冠军的历史底蕴摆在那里,完整的足球联赛体系以及一个在欧洲稳稳当当排进前四的顶级联赛摆在那里,能差到哪去?上个周期有“佩斯卡拉三杰”,这个周期有“三贝贝”,外加亚特兰大等青年军不断造血,再差会比瑞典差?

关键并不在于意大利青训差,而在于意甲太强——没错,太强。新一期欧洲联赛排行榜,意甲积67.749分,仅次西甲英超,与差自己1分多的德甲算是伯仲之间,比法甲高出近17分,连脑门上都刻着“强”字。

意甲强,但却不是最强,与西甲英超之间的差距阔如鸿沟,说到强队,全意甲也就一个尤文图斯拿得出手,还时不时便被皇萨仁暴揍一顿。但说到心理上的强者,那可就是遍地爬,从大到小,个个沉浸于当年小世界杯的荣光,觉得英格兰人土鳖,西班牙人虚伪,德国人更是手下败将,唯有老子天下第一,现在之所以没天下第一全是被奸佞所害。

放到转会市场上来说,那就是1000万的娃得卖出2000万的价,这还是便宜你了,等我再培养两年,那就是一个亿了!

三贝贝里的贝洛蒂上赛季35场26球,都灵立马标价一个亿。贝拉尔迪去年夏天身价就飙到了5000万欧元,结果现在还在萨索洛,贝纳德斯基是唯一能够嫁入豪门的,今夏4000万欧元从佛罗伦萨去了尤文图斯——为比他大一岁的迪巴拉踢替补。23岁的年龄是涨球的黄金阶段,这么折腾,再好的苗子也得毁。

维拉蒂当年被巴黎圣日耳曼直接拍出违约金带走,意大利足坛一片哀嚎,深感命运不公,连法甲都敢欺负到头上来了。现在回头再看,也幸亏大巴黎出手,否则没准这次意大利连附加赛都进不了。同出自佩斯卡拉的因西涅现在还在那不勒斯踢,巴萨曼联都看中过他,但那不勒斯主席德劳伦蒂斯一亿欧元都不卖:“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如此闭关锁国,固步自封,怪得谁来?要是意甲弱成比甲,那到好了,好苗子该卖就卖,继续挖掘下一个,阿扎尔16岁去了里尔,库尔图瓦与德布劳内都是19岁就去了切尔西,18岁进球如麻的卢卡库也就卖了个1200万固定外加800万欧元浮动。意甲呢?沙拉维练到废AC米兰才放人,德希利奥熬到合同到期走人,也只有巴洛特利这样的混不吝,才冲得出这个牢笼。上赛季热那亚冒出来个16岁的佩莱格里,迄今为止意甲出场9次进3球,猜猜标价多少?3000万欧元起步!

羽毛球项目将迎来一个新的比赛规则:发球时击球点的高度将不能超过1.15米。羽毛球是一项发球直接得分的运动,为了不让发球员在高击球点把球平击过去,造成对接球方的威胁,因此规定“发球员的球拍击中球的瞬间,整个球应低于发球员的腰部。腰指的是发球员最低肋骨下缘的水平切线)”即发球时,当球拍击中球的瞬间,“啪”的一声必须发生在腰下。

该规定秉持公平的原则,又承认天赋身高的差异。但在实践中偶尔遇到不公正的尴尬,球员身高相差很大,既有安赛龙(1米94)这样的大个子,也有山口茜(1米55)这样的小个子,腰的高度差可以达到1/3个郭敬明的距离。

于是,一个公正与公平间的悖论就出现了。“公平、公正”这对经常在一起站台的孪生词,原来还有相矛盾的一面。有一幅著名的日本漫画讲这个问题:身高不一样的后排观众,站在同样高的木箱子上,只有高个子的可以看见比赛;如果将高个子脚下的木箱加垫在矮个子的脚下,不垫箱子的高个子仍然能看见比赛,垫两个箱子的矮个子也能看见比赛了。前者叫做公正,后者叫做公平。

球不过腰的规定更倾向于公平原则,球不过线的规定更倾向于公正原则。那么,哪个更好些呢?各有利弊,当感受到公平背后的弊端,就向公正多靠一些,当感受到公正背后的弊端,就向公平多靠一些。这样动态调节最好。

在执行球不过腰的规定时,弹性成分很大,如果每球都认真判,比赛不用打了。因此裁判出于保证比赛流畅的考虑,只要不带有攻击性的发球,过腰过手一点点也就放过去了。而且腰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过去曾有过在羽毛球比赛时要求运动员把上衣下沿塞进裤腰里,然后以裤腰为界来判断发球是否过腰,结果造成运动员故意把裤腰束高,以此提高击球点。只要裤带提得高,脖子以下全是腰。1.15米的规定就是解决统一的腰际线问题。于是,大个子的“天赋发球权”被剥夺了,大长腿的骄傲反转成自惭形秽。

肯定会有人咒骂这新规,也肯定有人觉得世界更美好了,背后是每个人对公平还是公正的倾向性选择,这是一个没有解的悖论,公平、公正既是一个孪生兄弟,也互为彼此的代价,唯有如此,才能经常站在一起。